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 > 新股 > 正文

从工人变身董事长 争光股份实控人年薪百万 此外还有9000万分红

2021-02-23 10:08:57

  又一家新三板挂牌企业有望转板A股。

  风趣的是,这家企业在新三板期间不但多次分红,还间接为实控人带来了上千万真金白银的长处。

  这家企业就是浙江争光实业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争光股份”),其即将于2月24日创业板IPO上会。

  01从工人到董事长

  资料表现,争光股份是一家主业务务为离子互换与吸附树脂产物的研发、生产和贩卖的公司,属于新质料行业。产物广泛应用于工业水处理惩罚、食品及饮用水、核工业、生物医药、环保、电子、湿法冶金等国民经济多个范畴。

  克制本次公开辟行前,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沈建华通过直接持股方式合计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为69.48%,本次公开辟行乐成后,沈建华仍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回望已往,沈建华生于1962年,自1979年9月起进入余杭争光化工厂实行室做工人。拼搏40多年后,沈建华才成为如今年薪百万的董事长。

  争光股份前身曙光化工(争光树脂)创建于 1996 年2 月 9 日,由争光团体与塘栖资产共同出资设立,注册资源为600万元。争光团体以现金出资330万元,占55%;塘栖资产以地皮利用权作价188万元及现金82万元,总计270万元出资,占45%。前者是余杭市二轻工业总公司主管的团体企业,后者是余杭市塘栖镇直属团体企业。彼时,沈建华已经从工人、争光化工研究所所长、争光化工一分厂厂长,一步步升职成为争光化工合资企业生产司理,身处“争光系”企业。

  随后,1999年4月,争光团体将股份转给争光塑化,塘栖资产持股稳固。争光塑化的股权布局中,江跃明持股16%,沈建华持股10%。

  由于种种缘故起因,2000年11月16日,余杭市人民当局发文件支持争光树脂转制,和谐争光塑化和塘栖资产退出。余杭市人民当局要求塘栖资产将其以地皮利用权情势入股的188万元股权以 150 万元的代价转让给沈建华等人,另给予税收、贷款等相干支持。

  2000年年底,塘栖资产、争光塑化以原始出资额作为转让代价向沈建华等人转让股权,变为沈建华持股54%、陆国华持股10%、江跃明持股10%、汪选明持股10%、劳法勇持股10%、唐卫国持股6%。

  由此,沈建华开始实际控股公司,完成了从工人到董事长兼总司理的身份变化。2019年,争光股份高管总薪酬385万元,此中,董事长兼总司理沈建华薪酬为118.88万元,是薪酬第二高的副总司理劳法勇的近两倍(59.68万元)。

  那么,争光树脂当初在转制时,为何把股权低价转让?是否存在团体财产流失的环境?

  02实控人拿走9000万

  据悉,争光股份出自团体企业,在2007年完成股份变动,并在2016 年 6月 21 日,在天下中小企业股份转让体系挂牌,在2020年8月停止挂牌。

  挂牌期间,争光股份没有举行一次股权转让,但举行了两次分红。

  挂牌后仅半年多,2017年1月,争光股份以本次分红派息前公司总股本 5000万股为基数,每10 股派息 6 元,共分红3000万元,此中沈建华分红2084.4 万元。

  2019 年 6月,争光股份以公司以2019 年 3 月 31 日未分配利润向全体股东每 10 股送红股 10 股,每 10 股派发现金红利 20 元(含税),送股后争光股份注册资源增至 10000万元,各股东持股比例稳固。此次,公司共分红1亿元,此中沈建华分红6948万元,持股 6948万股。

  两次分红,沈建华累计分得9032.4万元,高出公司近来一年的净利润(2019年净利润为7048.66万元)。

  故意思的是,沈建华就上述两次分红及未分配利润转增股本无需缴纳个人所得税。

  据IPO日报相识,根据《关于实行天下中小企业股份转让体系挂牌公司股息红利差别化个人所得税政策有关题目的关照》(财税[2014]48 号)及《关于继承实行天下中小企业股份转让体系挂牌公司股息红利差别化个人所得税政策的公告》(财务部税务总局证监会公告 2019 年第78 号)规定,个人持有挂牌公司的股票,持股限期高出 1 年的,对股息红利所得暂免征收个人所得税。

  除此之外,根据《关于股权嘉奖和转增股本个人所得税征管题目的公告》(国家税务总局 2015年第 80 号公告)规定,上市公司或在天下中小企业股份转让体系挂牌的企业转增股本(不含以股票发行溢价形成的资源公积转增股本),按现行有关股息红利差别化政策实行。

  那么,假如公司没有挂牌新三板,实控人沈建华将缴纳多少个税?

  “假如企业没有上市,天然人股东的分红所需缴纳的个税跟持股比例、持股代价等无关,一样平常将按照分红数的20%比例缴纳。”对此,一位税务专家对IPO日报表现,企业假如在新三板挂牌后再分红,等同于上市公司分红,将根据大股东取得股票的环境,连合解禁期来看。

  上述税务专家表明道,假如股东持有的是原始股、解禁的限售股,解禁后的,从解禁日到派息日,不到一个月的按照20%缴纳个税;高出一个月不到12个月的按照10%缴纳;高出12个月的免税。假如是解禁前,将按照股息红利的10%盘算。假如股东持有的股份是二级市场买入的,从买入到派息,不到一个月的按20%缴纳个税,高出一个月不到12个月的按照10%,高出12个月的免税。

  按20%的比例盘算,假如没有挂牌,沈建华近来两次分红必要缴纳1800多万元个税。而现着实新三板挂牌后,沈建华两次分红都没有缴纳个人所得税。

  那么,挂牌期间没有股权转让、挂牌后半年就分红的争光股份,选择挂牌新三板的缘故起因是什么?和股东分红是否有关?

  值得一提的是,沈建华曾任杭州市余杭区人大代表,得到余杭市首届当局特别补助、余杭市劳动榜样、杭州市十佳精良青年、杭州市民营科技新星等荣誉。

  03募资1亿元“补血”

  2017年-2019年和2020年1-6月(陈诉期),争光股份实现业务收入约为3.71亿元、3.94亿元、4.35亿元、2.04亿元,同期净利润为3533.28万元、5190.73万元、7048.66万元、4261.85万元。

  换言之,上述两次分红1.3亿元相称于2018年、2019年两年净利润之和。

  与此同时,争光股份陈诉期内资产负债率始终保持在40%左右。

  此次IPO,争光股份拟召募资金37692万元,本次发行股票数量不高出3333.3334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拟用于年处理惩罚 15000 吨食品级树脂生产线及智能化堆栈技能改造项目、年产2300吨大孔吸附树脂技能改造项目、厂区主动化升级改造项目、宁波争光树脂有限公司离子互换树脂技能研发中心建立项目及增补活动资金。此中,增补活动资金约1亿元,相称于公司股东上市前的分红。

  别的,陈诉期内,公司存货账面代价分别为 6997.48 万元、 10211.56 万元、9864.31 万元和 10568.44 万元,存货余额较大;同期存货周转率为 3.67 次、2.94 次、2.51 次和 2.25 次(年化),存货周转率呈降落趋势

  对此,争光股份表现,这重要是由行业特点和生产模式所决定。

(文章来源:IPO日报)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