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股票 > 新股 > 正文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2022-09-09 16:30:58
  

  

  “孔雀东南飞,五里一徘徊”,现在广东飞南资源利用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飞南资源”或“公司”)这只扑闪着绿色翅膀的“孔雀”,即将申请在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开屏”,绽放其最为光彩夺目的瞬间。

  

  飞南资源主要从事危险废物处置业务及再生资源回收利用业务,是一家覆盖危险废物收集、无害化处置、资源回收利用的环保企业。

  

  公司2022年9月6日提交上会稿招股说明书,并将于2022年9月14日上会,但能否上市成功,依然迷雾重重。

  

  2022年上半年归母扣非净利润较去年同期下跌58.12%

  

  据致同出具的《审阅报告》,公司2022年上半年营业收入为43.91亿元,同比增长27.06%;但扣非归母净利润为1.62亿元,同比下跌58.12%,公司在招股说明书中解释称主要是因为铜价下跌所致,但2022年第三季度,铜价继续下跌,恐导致公司2022年全年业绩同比下跌,这将打破飞南资源2019-2021年(下称“报告期”)延续三年收入、净利润双增长的趋势,造成2021年是近年公司业绩最好的一年。创业板讲究的是增长,而且增长趋势明显,故公司2022年业绩可能导致“绿孔雀”遇上“黑天鹅”,折戟沉沙。

  

  如果飞南资源一直不能控制和处理好各种金属购销差价,造成公司业绩持续下滑,可能会影响公司的持续经营能力,导致亏损,最终失去在创业板上市的资格。

  

  公司研发费用占比相比同行业偏低

  

  招股书显示,公司报告期研发费用占比较低,分别为0.36%、0.36%和0.26%,在2019年和2020年低占比情况下,2021年同比又下跌0.1个百分点。从绝对金额上看,公司报告期研发费用金额分别为1553万元、1756万元和2025万元,是逐期递增的,其中2020年同比增长13.07%,2021年同比增长15.35%。2021年研发费用占比下降主要原因是2021年收入同比增长63.62%,即研发费用的增长远低于收入增长48.27个百分点所致。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近三年研发费用占比平均数来看,2019年-2021年,分别为3.18%、3.20%和3.64%,行业逐年提升,分别是飞南资源研发费用占比的8.83倍、8.89倍和14倍,可以看出公司在研发费用上的支出,与同行业上市企业相差甚远。若长此以往,飞南资源或将被同行业在技术进步、技术创新上甩在身后,无法与同行业上市企业同台竞技,最终造成盈利能力低下,无法持续经营。

  

  存货一直居高不下,且逐期递增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招股书显示,飞南资源报告期存货余额分别为7.15亿元、11.51亿元和20.02亿元,分别占各期末流动资产的比率为51.90%、63.61%和71.12%,占总资产的比率分别为30.37%、32.33%和34.38%,存货金额、占流动资产比率以及总资产比率均逐期递增,显示公司存货超高速增长。

  

  2019年—2021年,飞南资源速动比率分别为1.38、0.48和0.21,与流动比率的差值分别为1.76、1.27和1.01,可见公司存货金额及占流动资产比率之高。一般来看,制造业速动比率在1以上属于正常健康,公司速动比率自2020年就已经下跌至1以下达0.48,至2021年更是下跌到0.21,已经严重影响到营运资金,如果不能快速将存货变现,将导致飞南资源营运资金的短缺,进而导致公司不能及时偿还流动负债,影响持续经营能力。

  

  由于铜价下跌,飞南资源2022年上半年计提1.55亿元的存货跌价准备,故导致2022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下跌58.75%,在不考虑存货跌价准备的情况下,公司净利润下跌35.26%,因存货跌价,公司净利润同比多下跌23.49个百分点,可见2021年年末高比率存货已经开始反噬公司2022年的利润。

  

  另外,公司报告期存货中在产品金额分别为3.55亿元、7.10亿元和11.09亿元,分别占各期末存货余额的比率为49.64%、61.73%和55.39%,尤其是2020年,在产品占存货余额的比率高达61.73%,将给公司、会计师事务所及辅导券商的盘点工作带来极大难度。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以铜产品为例,在产品的价值计算是以阳极板的重量,再乘以品位(有些还需化验),再乘以当期期末的铜期货价格。这样的在产品价值计算也只能是估算,由于变量太多、误差较大,可以认为,公司存货价值尤其是在产品价值,存在太多不确定性,风险不容小窥。

  

  通过咨询服务商向产废单位收集危废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上表是公司报告期通过咨询服务商向产废单位收集危废的金额、重量以及占比。

  

  可以看出,飞南资源通过咨询服务商获得危废收集的占比越来越高,报告期分别为26.49%、39.85%和49.18%,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在2019年7月新增25万吨/年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资质,为快速开拓危废市场、提高资质利用率、提高危废收运效率,公司选择了通过支付咨询服务费的形式加强与咨询服务商的合作;另外一方面是因为公司危废处置毛利率较高,报告期分别为68.43%、64.95%和55.65%,能够承担支付咨询服务费的成本。如下表所示: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从表格可以看出,公司危废处置单位成本报告期分别为521元/吨、503元/吨和673元/吨。但据招股说明书披露,公司报告期通过咨询服务商向产废单位收集危废的成本分别为437元/吨、711元/吨和1052元/吨,以2021年前五大咨询服务商为例:

  

飞南资源IPO:涉嫌操纵咨询服务费虚增利润,上半年扣非净利下滑58%,实控人曾涉受贿案
    

  

  公司2021年自前五大咨询服务商取得的危废产品总毛重为3.89万吨,总交易金额为4087万元,平均单价为1052元/吨,是2021年公司危废平均成本673元/吨的156%,即每吨高出平均单位成本379元,高出平均单位成本56个百分点。2020年高出平均单位成本208元每吨,高出41个百分点。只有2019年是低于平均单位成本的。

  

  公司将咨询服务费记入存货成本,该服务费属于居间性质,本质上是销售费用,且2020年和2021年通过咨询服务商取得危废收集的成本高于公司危废平均单位成本41至56个百分点,高出的部分就是公司多付出的居间销售费用。

  

  考虑到公司存货逐期增加,假设公司列支在原材料成本中的危废收集咨询服务费没做摊销,则公司报告期虚增利润合计为25925万元,占公司报告期利润总额的比率为12.19%。

  

  据天眼查显示,公司2021年第四和第五大咨询服务商即横峰县海涛信息咨询服务部和横峰县伟宏信息技术咨询中心服务部成立于同一天,即2021年3月2日,为小微企业或个体工商户企业,注册资本均为20万元,但没有实缴资本。这样刚刚注册成立的小微企业,就纷纷跻身飞南资源前五大咨询服务商,并在当年完成988万元的危废收集产品工作。对此,券商和会计师有必要进一步核查,两家小微企业是否持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是否涉非法经营?与飞南资源是否存在隐形关联关系,是否受到公司及高管控制?公司曾经深受其害,接下来我们就阐述一下公司在这上面所走过的弯路和遭遇的风险。

  

  报告期内曾涉违法违规行为

  

  1、公司实际控制人曾涉受贿案

  

  2020年12月30日,广州荔湾区法院一审判决显示,2009年至2020年5月间发行人实际控制人、董事长兼总经理孙雁军曾给予广州市环科院原副院长章金鸿贿赂共计125万元,虽最终由荔湾区监察委于2021年4月30日宣布孙彦军单位行贿问题不予移送检查机关审查起诉的决定,但该行为其实已经触及到了法律的底线,给公司及实际控制人敲了警钟,也表明公司的内控及法律部形同虚设,令实际控制人游走在犯罪的边缘,如果实际控制人一旦出事,对于公司来讲,不但业务收到巨大影响,还将延缓上市进程。

  

  2、公司子公司曾向不具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的个人采购铜泥

  

  公开信息显示,2020年11月11日,广东省中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做出的(2020)粤20刑终147号判决书显示,2018年9月初开始,公司子公司江西飞南曾向赖东生、苏健民购买铜泥499.69吨,案件涉及金额为1,040.53万元。赖东生、苏健民不具有危险废物经营许可证。法院认定赖东生的行为构成非法经营罪,苏健民的行为构成污染环境罪。公司有可能受到牵连,存在被追究法律责任的风险。

  

  虽采购原材料,价格、质量都没问题,但企业在采购前需要通过供应商遴选机制来了解供应商的资质,且还是特许经营项目,若内控缺失导致审查问题,引来麻烦同时被相关各方诟病,对公司来说将得不偿失。

  

  综上两个案件可以看出,公司内控存在薄弱环节,采购部和法律部有些职能未尽职尽责履行,形成工作纰漏,导致不必要的麻烦,并险些引来法律风险。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