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清流|振东制药迷局:巨额预付款疑流向“自己人”

2021-11-23 11:22:10
  因销售费用流向存疑、信批不一致、以及子公司频频发票违规等“污点”,振东制药(300158.SZ)不止一次收到过深交所的关注函。

  在今年发布了2020年年报后,振东制药被深交所连续三次发函“围追堵截”。其中一个被深交所关注的问题是,振东制药2020年前两大预付款对象——平顺县梅海种植专业合作社(以下简称“梅海合作社”)、平顺县龙硕种植专业合作社(下称“龙硕合作社”)成立时间在同一天,注册资本均在30万,何以在成立后短短时间内,成为上市公司前两大预付款对象?

  尽管振东制药向深交所保证,这两家合作社“与公司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但经清流工作室调查,这两家合作社均疑似振东制药“自己人”。清流工作室拨通两家合作社的工商登记电话,对方向均向清流工作室确认其为“山西振东道地药材开发有限公司”(下称“振东药材公司”)的员工,而振东药材公司正是振东制药的控股子公司。

  此外,清流工作室发现,振东制药另一家子公司“山西振东医药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振东贸易公司”)曾卷入到两起蹊跷的贸易中。

  供应商疑为“自己人”

  如果仅从股权结构来看,梅海合作社和龙硕合作社与振东制药的确不存在任何关联关系。梅海合作社由5位自然人共同持股,分别是:程秋梅、程牛花、程小梅、程梅花和程军兰,公司注册地址为“山西省长治市平顺县青羊镇大渠村村东”。龙硕合作社同样由5位自然人共同持股,分别是:王玲玲、张支桃、张书桃、裴月彬和刘海霞,股权结构与梅海合作社相似。

  巧合之处在于,梅海合作社与龙硕合作社均成立于2019年10月12日,并且注册资本均为30万。

  根据振东制药披露的信息,从2019年12月10日开始,也就是这两家公司成立两个月后,就陆续拿到了来自上市公司的订单。

  振东制药2020年年报显示,当期对梅海合作社预付款金额为2600万,对龙硕合作社预付款金额为1400万。这意味着,这两家公司成立了一年左右,便收获了来自振东制药千万级的订单。

  为何要选择这样两家成立不久,且注册资本较小的公司作为供应商?

  对于深交所的质询,振东制药回复,“这两家合作社地处太行山深山腹地,覆盖区域广,是连翘的主产区。梅海合作社和龙硕合作社的发起人和合伙人是当地的药材种植和经营大户,经验丰富,在当地农户中诚信度高,号召力强,是公司多年的合作伙伴,能够保证药材采收价格公允,质量可靠。”

  振东制药还称,2019 年,上述发起人和合伙人组建成立了合作社,继续和公司保持着良好稳定的合作关系。因此,这两家合作社虽然成立不久,但是和公司的合作关系却比较长久。

  根据清流工作室的调查,正是这两家振东制药声明“不存在关联关系”的供应商——均疑似是振东制药的“自己人”。

  清流工作室以业务咨询的名义联系了梅海合作社2019年年报中登记的电话,电话机主再三向清流工作室确认,他是振东药材公司的员工——也就是上市公司振东制药子公司的员工。清流工作室又拨通了梅海合作社2020年年报中登记的另一个联系电话,询问对方是否为振东药材公司的员工,对方警惕地沉默了一阵,没有答话,但也没有否认,当清流工作室提出想联系振东药材公司负责对接采购的员工,对方回复说先找一下联系方式,让清流工作室晚点再回电话。

  清流工作室同样以咨询的名义联系了龙硕合作社2019年年报中登记的电话,机主同样向清流工作室确认,他是振东药材公司的员工。龙硕合作社没有向工商部门提交2020年年报,因此前述电话是龙硕合作社目前唯一的电话联系方式。

  而工商资料显示,振东药材公司由振东制药持股60%。而振东制药的年报亦将振东药材公司列为子公司。

  但在此之前,振东制药既没有把梅海合作社和龙硕合作社在年报中列为“关联方”,在回复深交所的问询函中,振东制药也声称这两家供应商与上市公司不存在关联关系。

  在公告中,振东制药如是表述:“公司根据天眼查数据查询并通过电话方式确定上述合作社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公司与合作社合作前都将通过天眼查、合作社资质调研、访谈公司高管、审核备案信息等方式审核其是否存在关联关系。经审查,上述合作社与公司之间不存在关联关系。”

  蹊跷的贸易流转

  除此之外,清流工作室独家发现,振东制药全资子公司振东贸易公司,曾至少涉及两起蹊跷的贸易流转。

  法院庭审记录显示,从2021年3月开始,山西隆兴药业有限公司(下称“隆兴药业”)先后以振东贸易公司不能按照订单足额供货、且未退还货款为由,将振东贸易公司告上法庭。

  按照隆兴药业代理人的说法,从2019年9月17日开始,隆兴药业从振东贸易公司处购进葵花药业(002737.SZ)生产的相关药品,对接人为一个叫“吴艳芳”的人士,但收款后振东贸易公司却没能按照订单足额向隆兴药业供货。此后隆兴药业要求振东贸易公司退还剩余货款,多次协商,但振东贸易公司以各种理由推脱。

  但按照振东贸易公司在法庭上的说法,实际的供货方是葵花药业,隆兴药业对接的吴艳芳不是振东贸易公司的员工,而是葵花药业的员工。隆兴药业给振东贸易公司的款项,后来振东贸易公司都转给了葵花药业,并且隆兴药业对相关款项是打款给葵花公司而非是给振东贸易公司是知情的。

  振东贸易公司相关人士向法庭提供了相应文件并表示,振东贸易公司曾与葵花药业签订过相关服务合同,服务合同写明,交易的实际供货方是葵花药业,振东贸易公司只负责仓储配送,还有代收款项等业务。至于隆兴药业提供的发票凭据,振东贸易公司方面表示:“开票能不能开是葵花(药业)说了算,但开票人是我们公司。”

  
清流|振东制药迷局:巨额预付款疑流向“自己人”
-->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