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经 > 正文

一文看懂司马南怼联想:怼了啥?联想没回应?外界怎么看

2021-11-23 11:21:56
  近日,网络大V司马南连发7条视频,将联想推到风口浪尖。那么司马南到底炮轰了联想哪些方面、联想有没有回应、外界怎么看?带你一文读懂。

  图片

  司马南连发7个视频拷问

  联想被质疑国有资产被贱卖、为泛海控股量身定做,一半高层是外国人,高管天价年薪,资不抵债有暴雷风险等等

  视频1:中科院股权被贱卖?联想控股13亿国有资产白送泰山会?

  图片

  司马南指出,2009年,中科院以27.55亿元将联想控股29%的股权出让给了卢志强的泛海控股,而卢志强是泰山会的成员。联想控股在2008年年底净资产是139.49亿元,29%的股权应该是40.45亿元,而中科院出让29%联想控股股权只有27.55亿元,差价12.90亿元。

  图片

  之所以能低价转让给泛海控股,司马南称,这个股权转让限制条件很多,只有泰山会的泛海控股符合入围条件,是为泰山会量身打造的。

  图片

  视频2:穷庙富方丈,联想负债超过恒大!

  司马南指出,中科院原计算所所长李树怡也出现在联想志远持股东名单上,没在联想控股上过一天班的李所长,一不小心又成了亿万富翁。

  司马南还指出,联想高管的天价薪酬。朱立南退休后,年薪从5000万涨到6500万。柳传志退休后的年薪近1亿元,还有2500万退休金。想高管退休后,大涨薪酬。老柳两年拿1亿,还有退休金2700万。

  图片

  此外,司马南还列出了杨元庆的股权已超过中科院,去年联想集团净资产234.5亿,杨元庆个人资产高达100亿。27个高管,2020年拿走了9.34亿元。联想集团负债率90.5%,欠供应商1000多亿,资不抵债,富了方丈穷了庙。

  图片

  视频3:联想股权变迁简史

  司马南列出了股权转让的关键步骤。

  第一步,成立职工持股,用2.33亿元收购中科院的股份,成立了联持志向远职工持股会。中科院有100%控股下降为65%股份。

  图片

  第二步,引入泛海控股。没人说的清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卖国科控股29%的股权,也没人说的清为什么泛海控股会成为唯一一家符合条件的受让方。也没人理解29%的股权,才卖出了27.55亿元。

  图片

  第三步,2011年泛海控股又转让9.6%股权,柳传志3.45%、朱立南2.4%......

  图片

  2012年泛海控股向联恒永信转让8.9%股权。此时股权变更为:国科控股34%、联想管理层42.5%、同盟军21.5%。

  再加上市股权稀释,中科院被稀释到29.5%,彻底丧失一票否决权。

  视频4:资不抵债的联想,有暴雷的风险?

  司马南指出,招股书上,联想资不抵债,并非因为经营不善,而是股东拿的钱拿多了。2006年到如今,联想集团盈利61亿美元,而分红高达41亿美元。

  而且联想集团欠了1000多亿货款。疫情过后,中小企业都不好过,拖欠货款还增加了500多亿,资不抵债的的风险转给了供应商。但不会拖欠国外供应商,吃准了国内供应商。

  一旦出现流动性危机,将会出现暴雷。

  视频5:联想27名高管,14个外国人,政府采购有否信息安全问题?

  司马南指出,联想的招股书中讲清了联想一共27个高管,有14个是外国人。其中,联想首席财务官黄伟明是英国人,联想首席技术官芮勇是美国人。

  图片

  图片

  对此,司马南对信息安全问题提出质疑。

  视频6:兴师问罪者找上门来,我想承认错误

  司马南称受到了很多人指责。不过司马南称都说自己错了,但没一个人来说哪里错了。他公开表示,如果自己错了,愿意改正。

  他还提到有媒体批评他乱扣国有资产流失的帽子,不过他并不认同。他认为只有中科院正面回应此事才是官方定性,希望中科院早点出来回应。

  他还提到柳传志曾被授予改革先锋人物旗号,不过认为这并不能说明什么,并不能证明联想没有他所提到的问题。

  他反问,“用辉煌的过去,去证明某件事没有问题,这能证明吗?”

  视频7:联想的金融帝国:钱生钱,资本永不眠

  司马南在第七个视频中把矛头对准了联想的金融业务。他把联想称为“金融公司”。

  图片

  司马南分析了联想的2020年年报,把联想的金融业务分为三部分:银行类;小额贷款类;保险。

  司马南指出,联想拥有卢森堡银行和汉口银行的股份,而且比例还不小。

  司马南重点对准的是联想涉及到的小额贷款业务。他提到联想持有正奇金融86.85%股份,强调正奇金融的不良贷款率居高。他还提到联想持有卡拉科技、拉卡拉、翼龙贷股份,其中引用部分媒体报道意在证明联想涉及到小额贷款业务具有风险。

  最后,司马南认为联想高管宁旻、李蓬、朱立南是联想“金融帝国”的重要人物。

  联想方面则显得占了下风,除了一段关于柳传志的音频在网上流传外,又传出一份柳传志女秘书(实为联想集团CMO)与司马南短信交涉截图。司马南又拿来对联想进行了一波冷嘲热讽。

  联想为什么不回应?

  柳传志曾两次谈及“国有资产”:谁再提就起诉

  虽然联想至今未正面回应此事,但在以往的一些场合,联想方面也对一些相关问题进行过解释。

  早在2013年,柳传志参加央视节目《对话》时谈及联想最初的股份制改革。主持人问到,会不会担心通过这样的方式导致国有资产流失,柳传志表示,那时候太早了,根本没有“资产流失”的概念。1993年,在中科院的支持下,联想获得了35%的分红权,即公司利润的35%归在联想员工名下,由联想员工自由分配。

  图片

  在联想上市前,柳传志曾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拥有不到1%的联想股份。

  图片

  此外,柳传志在2018年校友报告会上表示,“卖国贼、5G投票已经解释清楚了,你再说我侵吞国有资产,那我就起诉你。”

  图片

  关于3GPP组织的5G投票,联想集团副总裁黄莹表示,当时参与的公司全球有五六百家,真正的投票环节是不记名投票,不会知道谁投了谁。到Polar和数据信道短码的时候,联想都是站在华为这边的。联想集团副总裁王茜莺表示,当时并没有弃权票,有人说联想后来投了弃权票的消息不时。

  图片

  联想集团也曾发文解释“那场不存在的联想5G投票事件”。

  图片

  文中称,所谓的“5G投票事件”是一次系统化的舆论攻击,攻击者通过对2016年3GPP组织的86、86b、87次会议多次扭曲/捏造及信息屏蔽,凭空制造了一个联想以关键一票帮助高通拿下5G标准,出卖国家利益的谣言。

  柳传志、杨元庆、朱立南也曾联名发布公开信解释5G投票。信中称,联想集团代表遵循两个原则:一个是基本的,要维护自己企业的利益;还有一个更高的原则就是要注重大局。大局就是国家和行业发展的整体利益。

  图片

  图片

  虽然联想曾对部分问题作出过解释,但依旧无法让这场关于联想的争论消停下来。众人纷纷各抒己见,有人支持司马南一撕到底,有人认为司马南没有实事求是。

  外界怎么看?

  有人认为司马南别有用心

  有人认为联想心虚

  我们先来看一些反对司马南的观点。

  有人认为,联想是为数不多的、改革开放后发展起来的、屹立几十年为中国经济和社会做出巨大贡献的科技企业,也是能够拿得出手的中国IT企业之一。联想是中国改革开放的代表企业之一,也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成功典范之一。任何企业、任何个人、任何群体、任何时代,都不可能不犯错误,不走弯路,但不能任由某些别有用心的势力,任意攻击、抹黑、敲诈企业。

  图片

  有人认为联想是上市公司,这些公开的东西在不同的时间段可以用不同的观点去解读。这个时间段,恰巧就被司马南给综合汇编利用上,挑拨大众的情绪。在把联想弄得人人喊打后,司马南赢得了掌声和流量,短短几天时间,司马南涨粉几百万。

  图片

  有人认为,司马南的文章《中科院贱卖13亿国有资产白送泰山会?》算术对了,但算法错了。

  图片

  文中解释称,因为该交易主要是中科院(国科控股)对泛海转让29%的股权,转让的标的是联想控股的股权,对价的基础应该用归属于联想控股的股东权益,而不应该包含少数股东权益这部分。联想控股合并报表列示的少数股东权益,是归属于非全资子公司的少数股东的。若按来算,泛海这27.55亿购入是溢价的。

  文中还指出,司马南通过语言上的诱导和暗示,导致个体产生错误记忆。于是,“联想控股流失13亿国有资产”这样的错误认知就有了市场,被一众吃瓜群众传播引用。最终造成错误信息二次传播,反过来强化了误导信息效应。

  我们再来看一下支持司马南的观点。

  有人认为司马南连续六期视频质疑联想,视频涉及到很多人、家族还有相关企业,但是没有一个人出来回应,是心虚的表现。

  图片

  综合来看,每个观点都看似有理,但功是功,过是过,不能只从某单一方面来进行论证。

  有历史原因

  联想也需要总结

  不可否认,柳传志被视为改革开放以来的第一代企业家代表人物。

  1984年,柳传志带领的10名中国计算机科技人员,怀揣着中科院投资的20万元人民币开疆拓土。到2013年,联想电脑销量位居世界第一,成为全球最大的PC生产厂商,柳传志功不可没。

  联想最初的股份制改革,是公开进行的。事后来看,可能导致出现了很多问题,但在当时是在中科院的支持下完成的。对联想改制的评价,应该放到改革的历史环境中去考虑,本身就是“摸着石头过河”,这无可厚非。

  但一次次的改革,一直改到中科院这个老东家在联想失去了话语权。这难免让人质疑,后来的改革还是本着激励员工,发展科技的初衷吗?

  再说联想高管天价高薪,负债率却高达90%的事。

  虽然联想负债率超过90%,但主要是面向供应商的应付账款。据悉,联想对供应商的付款账期是50多天,多年来一直都是正常进行的,并未传出联想赖账的问题。

  至于高管天价薪酬,属实罕见。“富了方丈穷了庙”,难免让人心生不满。

  时至今日,联想也并未有对司马南的质问进行任何正面回应。

  这波舆论并不是普通的公关手法就能解决的,喝茶释放善意也不能根本解决问题,今天没有司马南,明天也会有司马北、司马西,他们总会频繁把联想的“老生常谈”的问题拎出来拷问。这才是根本。

  司马南在今晚的最新一期视频“关于联想系列节目的十点声明”中表示,他是有思想斗争的,数据全部都是来自公开发表。算是司马南的总结,可能意味着怼联想告一段落了。

  联想这波舆论固然有历史原因,也应该好好总结下,找一个大平台面向公众,坦诚把问题一一解释清楚,这对未来也是个转机。
标签